新聞列表

2019美國培訓專題報道:STM期刊出版在科技信息傳播中的多種角色

 二維碼 20

2019年5月,應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萊文學院出版項目總監羅伯特?本奇教授邀請,我赴美參加了“2019美國書(刊)展及科技期刊影響力提升國際學術研討會”系列學術交流活動。在為期7天的系列活動中,代表們通過會議報告、面對面交流、現場觀摩等方式與廣大編輯同行、圖書館研究人員、期刊選評專家、國際一流出版商等展開了廣泛接觸與交流。

一、出版商談出版

來自Elsevier的執行出版人George Woodward結合自己的工作,以“我們是什么”、“我們在做什么”、“我們為什么這樣做”三個常見的問題開篇介紹了自己對于科技出版的見解。Woodward指出,Elsevier是一家專注于科研和健康領域信息分析的全球性公司,致力于將內容與技術相結合,將信息轉化為可操作的知識。以幫助機構和專業人士解決他們所遇到的問題,旨在推進科學、醫療和改善績效。雖然對于Elsevier來說,出版只是其中一項業務,信息的有效傳播與高效利用才是其業務的核心內容,但出版是信息傳播與利用的前提,使用機器閱讀從ScienceDirect文獻中提取出的475,000,000條科研事實都是在數以萬計的期刊和電子書中產生的。當今科研活動呈現四大特征:跨學科研究越來越多、國際合作越來越頻繁、新興市場的研究活動的迅速增長和研究數據的日益密集。Elsevier雇傭了超過1400名技術人員,其中大部分是程序員和工程師。通過Elsevier所提取的科研信息,科學家們得以在全球范圍內尋找科研合作者,從而滿足科研活動中的跨學科和國際合作的需要。Woodward指出,學術出版的發展趨勢是為科研人員提供全過程解決方案,這需要得到各國政策法規方面的一致支持以及企業方面更加完善的競爭機制。科研活動的發展方向是開放科研,歐盟在研究和創新方面的三個主要政策目標是開放創新、開放科學和向世界開放。這是一種更具包容性、合作性和透明度的科研方式,它包括開放獲取出版和開放科學云數據。科研開放的背景使開放獲取成為越來越受歡迎的出版形式,據估計,在2017年全球范圍內共有50萬篇文章以開放獲取方式出版,產生了220萬次的閱讀量。其中,基于作者付費模式的金色OA和混合OA模式的文章占比15%,而金色OA包括研究機構補貼的文章占比17%,說明OA出版的快速發展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研究(資助)機構相關政策的促進。為突出信息傳播的時效性,預印本也是一種值得提倡的發布方式。預印本是未經同行評議和未在公開出版物上發表的稿件版本,多由學者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發布。預印本不僅解決了時效性問題,還可以將未通過同行評議的科研成果共享出來供大家甄別使用。最后談到的一種開放形式是開放同行評議,開放同行評議通常是開放評議的內容而不是審稿人信息,讓讀者清楚所閱讀的文章經歷了怎樣的修改,幫助讀者理解文章內容,但審稿人可能會感到壓力,可能會導致找審稿人越來越困難。開放科學的背景使研究評價指標可能變得多元化,除了目前常用的引用次數外,還可以通過文章的下載量/閱讀量,在社交媒體和新聞報道中被討論和分享的次數,在實踐或政策制定中產生的影響價值等來評價。

二、以新刊創辦繁榮科學研究市場

在這個信息量迅猛增長的時代,為滿足新興學科、交叉科學、邊緣學科和熱點學科發展的需要,學會和研究機構往往需要立足于科研現狀前瞻性地創辦一些新刊。美國物理學會編輯部主任、出版倫理委員會副主席Daniel T. Kulp先生,威利出版公司出版人Motter女士、IEEE《光譜學》期刊主編Susan Hassler女士、Springer nature高級編輯Matthew Amboy先生都談到了新刊創辦的問題。Kulp將創刊的原因歸為三類:任務導向、策略導向和商業模式導向,其中任務導向主要是滿足不斷變化的學科發展和基金資助方向,策略導向主要是以多樣化的出版物服務于不斷增長的科研產出,商業模式導向則是出于鞏固出版集團的市場占有率和提高經濟效益的需要。接下來,Kulp從計劃與方案、品牌推廣、編輯部創辦、出版模式啟動及成果評價等方面詳細講解了新刊創辦的各個步驟中應考慮到的問題和應對策略。其中,特別指出了編輯招聘是其中的關鍵環節,即一定要找到合適的人來擔任這項工作,在招聘廣告中不應過分透露創刊細節,一旦到崗,主編和編輯們就應當參與后面的所有創辦工作。Motter女士以《衰老和癌癥》為例介紹了如何辦一本新的開放獲取期刊。Amboy指出了期刊創辦時應仔細考慮的三個基本問題,分別是如何適應市場需求,如何填補出版市場缺口或空白,如何實現長期可持續發展?在適應市場需求方面,Amboy認為知名專家擔任期刊編委并定期撰寫一些研究、評論及通訊等文章是必要的,還可以以調查問卷的方式就新刊是否能被研究領域所接受的問題向專家們發出問詢,將收到的反饋作為重要參考。在出版補缺方面,Amboy認為在主題分類方面應體現期刊差異化特征,盡量避免同類競爭的局面。關于可持續發展的問題,Amboy認為應該關注社會的突出問題或需求并且要有充足的辦刊經費,期刊定位要體現社會的長期需求,在辦刊實踐中要加強與機構間的合作,開辟經費來源渠道,同時,金色開放獲取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經費來源渠道,并且只有越辦越好才會有越來越充足的經費支持。Hassler女士介紹了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的開放獲取計劃。Hassler女士指出,為最大程度地展示作者的研究成果,IEEE提供了三種開放獲取的方式:混合開放、多學科開放獲取和完全開放獲取,并且IEEE旗下的所有期刊都提供金色OA選項,將來IEEE還將繼續提供更多的選擇來支持所有作者的工作和需求。Amboy介紹了人文社科類出版物的發展現狀、發展定位,以及人文社科期刊市場的新的增長點,并以《運籌學研究論壇》和《農業和食品經濟》為例介紹了如何創辦一本人文社科領域的新刊。

三、圖書館用戶與出版市場

紐約大學的圖書館管理專員Bill Maltarich先生以紐約州立大學圖書館為例,介紹了在開放獲取出版模式下,高校圖書館面臨的挑戰與應對策略。Maltarich指出,如何服務用戶以及圖書館應該如何豐富館藏是圖書館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近年來,由于Elsevier等大型出版商持續抬高價格,使圖書館的訂閱支出持續增加,于是一些大學圖書館開始抵制Elsevier,他們認為與其支付Elsevier的高價訂閱費不如幫助系統內作者支付OA出版費,他們認為幫助作者付費的方式可以幫助OA期刊發展。但由付費訂閱到OA轉型卻存在三個方面的困難:一是由于OA轉型牽扯到諸如經濟效益、國家政策等方面的問題,這種轉型能否實際解決財務方面的問題,是否能夠幫助圖書館轉型都尚不清楚;二是如何將之前的工作模式與現在的工作模式進行有效整合,如何讓師生了解哪些是OA資源,以及如何找到這些OA資源。通常圖書館在購買出版資源時,都是通過中間商提供的資源信息,了解哪些資源可以利用,希望購買的資源盡可能的包含讀者所需的全部資源,但是如果書商的管理系統并不全面,圖書館就無法購買。由此帶來供需之間的矛盾;三是如何有效保存越來越龐大的OA資源數據,如果是把文章下載到當地保存,無疑會給圖書館的存儲空間帶來很大壓力,如果是以鏈接形式放到館藏目錄,又不清楚這些OA資源是否會持續出版,以及這些鏈接是否會更換網址。為解決這些問題,目前常用的方式是圖書館實現結盟,受共同的協議和合同的制約,實現資源共享和利益的互惠,例如紐約州立大學圖書館加入的曼哈頓科研圖書館聯盟、賓州圖書館聯盟、美國東部圖書館聯盟等。但圖書館聯盟也不是一勞永逸的組織,他們在共建電子資源托管平臺以及館藏資源的分享方面受到各種制度與協議的制約。

四、出版業務的現狀與挑戰─-做科研活動的參與者

就全球出版業務的現狀與挑戰,羅伯特本奇先生談了自己的看法。本奇先生認為科研經費的全球性轉移,從歐洲、美國逐漸轉移至亞洲尤其是中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去管理,迎接這挑戰的方式不應該是被動地應對,而應該主動地與其中的各種要素展開合作。本奇先生認為目前出版業的挑戰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首先,不同的學科受到政府的資助力度是不一樣的,例如癌癥疾病方面的期刊更容易獲得來自政府方面的基金資助;二是近年來期刊數量的急劇增加所帶來的稿源競爭,以英國物理學會為例,他們在三年內就推出了26種新刊,這導致許多作者對期刊缺乏深入了解,他們投稿也許僅僅是因為這是他所熟悉的協會所辦的期刊,發在這個期刊上會給他帶來好處;三是電子化的盛行使剽竊和盜版變得越來越容易,在紙質印刷時代人們更多地考慮著盜版印刷的問題,但現在數字化的盜版給出版商們帶來了許多頭疼的問題;四是越來越豐富的知識與增長相對緩慢的圖書館預算的矛盾,目前圖書館盛行用結盟來應對館藏的不足;五是開放獲取帶來的挑戰,對于OA出版的書刊,如何購買以及如何保存都是燒腦的問題。與前幾位嘉賓更多地聚焦于編委會、同行評議和編校流程不同,本奇先生希望大家更多地關注出版的受眾群體,了解他們在哪里,以何種方式閱讀我們的出版物。以前走進圖書館我們的出版內容都在書架上,現在則是在電腦里,于是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幫助大學師生和科研人員便捷地找到自己需要的科研內容,大學不僅僅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也應該是我們的合作伙伴。關于期刊的辦刊定位,本奇先生指出,出版市場上已有許多期刊,僅SCOPUS收錄就有超過22000種期刊,對于一份擬創辦的新刊而言如何在如此眾多的期刊中找準自己的定位是一個值得仔細思考的問題。美國物理學會所采用的試刊是一個有效的辦法。出版商總是樂于和自己之前的成功之處作對比,但是更重要的是需要跳出自己的范圍從外部整體的競爭環境中考慮如何勝出的問題,也就是說標準在于整個學科社群,在這個社群中的定位才是實際有效的。因此,很有必要及時了解讀者的需求,有必要和年輕科學家們一起從事科研工作,或是坐下來和他們談談,讀者需求才是我們內容的出發點也是我們策劃和營銷的落腳點。出版方式正在發生著重要變革,2000年,全球只有4種開放獲取期刊,而到2018年OA已成為主要的出版形式。行業在變,要求也在變,本奇先生用正式培訓、在崗培訓和自主學習在當今出版業務中的占比關系形象地說明了正式培訓的局限性,希望大家利用好在崗培訓和自主學習,加強自身能力的培養和鍛煉。

系列活動:

研討會結束后,與會人員訪問了位于費城的科睿唯安SCI選刊事業部,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了文獻計量學的產生背景和發展歷程,并就SCI選刊標準、期刊SCI申報過程中的常見問題、Web of Science核心合集與新增的Emerging Science Citation Index(ESCI)的相關要求及它們之間的關系進行講解。

與會代表們還考察了2019美國書(刊)展,通過參加專題會議、專題展覽等形式觀摩了書刊展銷盛況,通過包括圖書、期刊、報紙、電子學習軟件、數字出版科技、電子媒體、科教產品等多種媒介,深刻感受了科技變革所帶來的出版變化。

通過此次研討會及系列學術活動,代表們深入學習了國際一流期刊出版商的先進出版理念;了解了國際出版行業的發展現狀和所面臨的挑戰,深刻認識到學科發展熱點、學科資金流向和受眾的實際需求是期刊發展定位中應該著重考慮的問題。通過與科睿唯安選刊事業部同行進行面對面的業務交流,學習了文獻計量學最新的發展成果,明確了SCI數據庫的選刊標準,為中國期刊早日納入SCI系列數據庫大家庭奠定了基礎,通過對美國書(刊)展的考察活動,深刻感受了科技變革所帶來的出版變化。

9-1.jpg

本文作者張耀參觀普林斯頓大學留影

(張耀博士,西南石油大學《油氣》英文版,編輯)


廣告推薦
上一頁
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