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列表

知識流動與增值:學術出版的價值 ——2018年歐洲學術出版交流學習感悟

 二維碼 313

2018年10月,筆者赴德國及荷蘭參加了“2018愛思唯爾知識服務國際學術研討會”通過與國外專家同行進行面對面交流,對國際學術出版發展趨勢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在此,筆者想著重談談在聆聽了愛思唯爾榮譽學術代表、信息產業關系高級副總裁、國際出版商協會主席米歇爾·科曼關于《更加開放、更加智能、更加包容——漫談學術出版的未來》的報告之后的感悟。

1  推進實現知識流動與增值是當今學術出版的價值追求

當今知識經濟條件下,知識的生產呈幾何式增長,人類社會進步對知識也有更強的依賴。然而,如果知識只是呈單子狀態,不能流動與傳播,也就不能實現知識的轉移,更談不上知識增值,這樣人類雖然處于知識的汪洋,卻如置身信息弧島,只能望洋興嘆。學術出版的知識服務,就是通過專業手段,進行知識的收集、優化、傳播與記錄,實現知識的有效流動,進而在流動中進行聚合,實現知識的增值。知識是推進人類社會進步、增加人類福祉的主要手段。從歷史的角度看,學術出版正是通過促動知識的流動與增值,使其對人類社會的貢獻率大大提升。

2  實施開放是學術出版實現知識流動與增值的應然選擇

學術出版的開放,是指學術出版體系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封閉體系,而是全方位地向作者、審稿者、讀者及利益相關者開放,顯然,這種開放為知識流動提供了更多渠道。發端于本世紀初的世界范圍的開放存取運動,應該說是包括學術出版團體在內的科學共同體的一種自覺追求,雖然它還有這樣或那樣的政策與技術性問題需要解決,還會有各種法規與政策瓶頸需要突破或重建,但這種科研人員可以免費獲取學術資源的開放理念,順應了世界科學無國界、知識共融共享的潮流。隨著時間的推移,科學共同體對這種開放的理解更為透徹,需要更加強烈,而且開放的內涵與外延更加擴大,遠遠突破了最初的設想。首先,這種開放不僅僅針對傳統意義上的論文,而是可以通過開放數據的方式,進行數據發表,讓用戶通過這些數據,詳細深入地了解研究的全過程;其次,這種開放不僅意味著免費獲取,還實現了免費存儲,使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開放科學體系,這一體系的優勢,一是減輕了科研人員的經濟負擔,消除了用戶在可行性方面的疑慮,二是可大大縮短同行評議的周期,提高同行評議效率,三是使得公眾及利益相關者參與科研活動成為可能,四是這一體系必然極大地考驗科研人員的學術誠信,科研失信者將被科學共同體置于門外,失去生存與發展基礎,而誠信風氣的形成,將促動真正意義的科學創新。總之,開放科學的實施,必將促進知識的流動與增值。

3  立足創新是學術出版實現知識流動與增值的重要策略

創新是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推動力。首先,學術出版組織必須提升從業者的創新素養。從業者的創新素養,是提升學術出版組織創新吸納力的基礎。學術出版機構的競爭,從來是內容為王,現今時代,創新性是內容的本質特性。學術出版從業者具有較高的創新素養,才能發現具有創新能力的作者,聚合創新成果;才能實現與審稿專家的良性互動,守護創新價值;才能打造優良的學術出版組織文化,形成創新語境;才能構建創新性學術成果傳播推廣機制,實現創新知識帶來的收益。其次,學術出版組織要吸引具有創新能力的技術人才。正如米歇爾·科曼先生在報告中所說:對任何研究領域,數據、方法和軟件都非常重要。作為組織競爭的最關鍵要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技術人才,可使學術出版組織在數據獲得上、方法與軟件突破上占盡先機,從而在競爭中贏得主動。第三,學術出版組織要保持對創新技術絕對敏感性。正如米歇爾·科曼先生在報告中所述,作為2018年世界最熱門的區塊鏈技術,已經應用于學術出版的同行評審中。區塊鏈作為一種分散式及自我調節式數據存儲技術,它革新了數據管理和組織的方式,具有開放、永久、可驗證、共享、去中心化的特點,它將使學術出版最為重要的環節——同行評審更為公開透明,更有利于建立科學誠信體系。顯然,學術出版組織從未成為世界最新技術的旁觀者與局外人,而是創新技術的關注者、融入者、使用者、傳播者與提升者,這也是學術出版之所以為學術的題中應有之意。當前,學術出版業內人都密切關注人工智能技術的進展,而據米歇爾·科曼先生介紹,愛思唯爾已經在其業務中,使用了現有人工智能技術,可以發現,人工智能技術必將給學術數字化出版帶來真正的革命性提升,而這種提升也將極大加快知識流動與增值的速度。

4  崇尚包容是學術出版實現知識流動與增值的基本理念

組織的包容度是指組織容納事物的能力或程度。米歇爾·科曼先生在報告中基于愛思唯爾研究報告——《全球科研景觀中的性別差異》,闡述了企業文化引領商業戰略理念,認為包容的組織文化,可以使學術出版組織具有更加強大的核心競爭力。筆者認為,學術出版組織為實現知識流動與增值的目標,在組織文化培育上,應具有更廣闊的視界,其包容性應該有更多指涉。

首先,包容性呵護人類的好奇心。縱觀人類科學發展史,所有給社會帶來重大變革的科學發現,無一不是好奇心的產物,好奇心是人類進行科學探索的緣由與動力。基于好奇心的科學探索,更多地依賴于直覺思維,常常不拘于已有窠臼,不合基本邏輯,甚至會突破現有法律約束與道德標準。學術出版組織只有對這類探索給予足夠的包容,為它們提供更大的生長與拓展空間,才能使科學發現的萌芽變成大樹,最終成為人類社會進步的重要推動力量。

其次,包容性允許科學探索的失敗。科學探索是人類向未知領域的挺進,這必然是一段成功與失敗相伴的艱難旅程。作為以記載與傳播科學成果為己任的學術出版組織,必須摒棄成者為王敗者寇的觀念,既要傾力助推成功者,及時出版、推送他們的發現,將最新創新成果盡早推向社會,讓專業同行接納,讓公眾認識與理解,從而轉化為生產力,同時又要對失敗的研究給予足夠的關注,提供必要的學術探討空間,讓失敗者進行反思與確認,讓他們吸取失敗教訓,為后來者的進一步探索鋪平道路。學術出版者必須意識到,對失敗的包容是科學共同體的基本精神之一,正是這種精神,使得人類從未喪失對未知世界頑強探索的勇氣。

再次,包容性鼓勵與引導學術爭鳴。人類對世界的真理性認識往往都是通過爭鳴而得,正所謂真理越辯越明。學術出版組織為學術爭鳴搭建平臺,努力營造學術爭鳴氣氛,適時引導學術爭鳴的方向,就是其包容性的體現。學術界的不同學派,是學科創新及走向成熟的體現,學術出版組織將不同學派成果一同展現,必然會形成頭腦風暴,呈現各類觀點爭鳴碰撞的知識奇觀。值得注意的是,學派并非幫派,當前學術界一定程度出現的幫派現象,形成了學術界的山頭主義”“利己主義,使學術界充斥江湖氣息。學閥當道,學術霸凌風氣呈能,必然使科學研究工作失去應有的尊嚴,致使崇尚公平公正嚴謹客觀的科學精神被嚴重玷污,學術探索環境純凈不再,這已引起全社會的高度警覺。為此,學術出版組織要通過科學的機制設計,切實培育良好的學術評價生態系統,尊重差異,包容多樣,堅持和發揚學術民主,鼓勵不同學派的學術爭鳴,同時堅決消解學術幫派對學術風氣及科學精神的傷害。

米歇爾·科曼先生的報告數據詳實、信息量大,對當今世界學術出版領域現狀的分析,宏觀與微觀并重,對學術出版未來的判斷既令人耳目一新,突出了學術出版的價值感,提升了人們對學術出版未來的信心,又讓人產生緊迫感。筆者認為,主動順應世界學術出版發展潮流,自覺培養大格局、修煉大氣象,努力利用信息技術最新成果,使我國學術出版搶占世界競爭先機,是中國學術出版人必然的選擇與擔當。

圖片1.png

本文作者朱雪里(左)在愛思唯爾總部接受《參會證書》

河南理工大學學報執行主編朱雪里,河南理工大學學術出版中心,E-mail:zhuxl@hpu.edu.cn

廣告推薦
上一頁
1
下一頁